禪與生活

所謂的安於貧困,是用人格的全部力量經過最猛烈的奮鬥以後所達到的。

反之,從怠惰或任由心的放任中得來的滿足是最應該被憎惡的東西。因為這裡面只有怠惰和單純的生長。我們必須以全部力量來從事奮鬥。xinsrc_16211031011014682945111

如果沒有經過這種奮鬥,我們所獲得的任何平靜安寧都是假的,也沒有深厚的基礎,一旦遭遇暴風雨就會把它壓倒。我們要在禪裡面去發現的道德力量,是來自於我們勇敢的與大無畏的生活奮鬥。

因此,從倫理的觀點來說,我們可以把禪看做一種旨在重建我們性格的薰陶。

我們的日常生活只觸及自己人格的邊緣,沒有在心靈深處引起震動。即使當宗教意識被喚起的時候,大多數人也是輕輕的放過它,在我們內心沒有留下任何艱苦奮鬥的痕跡。這樣,便使我們生活在事物的表面層次。

我們可能機巧聰明,但是,我們所產生的東西卻缺乏深度、真實性,也不訴諸內在的感情。有些人根本不能創造任何東西,只能產生一些表現在他們性格淺薄和缺乏精神體驗的模仿品。

Cited from 鈴木大拙「禪與生活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